歡迎來到青島青電電氣集團有限公司!

青島青電電氣集團有限公司

服務咨詢熱線:

400-633-6066

返回首頁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
新聞中心
市場洗牌加劇 全國300余家售電公司離場
時間:1536031249來源:未知
市場洗牌加劇 全國300余家售電公司離場
 
從躊躇滿志到黯然離場,短短三年,全國售電公司已經進入深度“洗牌”。 
  6月21日,山東電力交易中心發布公告稱,平邑魯安電力設備有限公司申請退出交易市場。此前的6月13日,北京電力交易中心也表示已受理了三家售電公司在交易平臺的注銷申請。 
  今年以來,多地電力交易中心注銷了多家售電公司的市場主體資格。根據業內統計,在全國成立的上萬家售電公司中,還有近六成售電公司未進入電力市場,從沒有真正開展過業務。 
  《中國經營報》記者通過查詢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后發現,現在全國已經有316家售電公司注銷,其中河北最多有54家,其次為廣東有22家,這些注銷的企業多為自然人股東構成的民營企業。除了注銷外,還有50多家售電公司的營業執照被吊銷。 
  采訪中,廣東、重慶、湖南等地的一些規模不小的售電公司也在尋求出售股權或引入投資者。 
  2015年中國啟動新一輪電力改革后,電網“統購統銷”模式被打破,萬億級電量市場放開,全國萬家售電公司應運而生。但是現在,售電市場的競爭越來越激烈,通過競價交易獲得的價差被不斷壓縮、偏差考核帶來的罰款風險加大,更多的售電公司開始退出市場。 
  多家售電公司退場 
  據了解,平邑魯安電力設備有限公司之所以申請退出電力市場,主要是由于其只有一家客戶,是山東省內的一家礦產企業。由于該企業受環保政策等因素影響,用電量需求變動較大,導致平邑魯安電力設備有限公司難以承受電量偏差風險,所以決定退出市場,剩余電量將轉讓給當地的一家熱力公司。 
  所謂的偏差風險是指,售電公司實際執行的電量如果超出或不足合同電量達到一定的比例,將會被收取偏差考核費用。達不到考核標準就要被罰款,所以偏差考核直接影響著售電公司的收益。 
  同樣在山東,2018年3月,山東世紀航凱售電有限公司曾在發布退市申請時稱,由于公司簽訂的客戶行業結構不合理,主要集中在陶瓷、水泥等建材行業,客戶實際用電波動大,偏差風險大,故申請退市。 
  華北電力大學能源互聯網研究中心主任曾鳴告訴記者,偏差控制需要對客戶的所在行業、用電量、負荷等進行綜合評估,這就需要售電公司有極強的專業團隊,此前簡單賺取差價的模式已難以為繼。 
  根據北京電力交易中心發布的公告,近期注銷的三家公司為國能世新(北京)售電有限公司、國能國鑫(北京)售電有限公司、國能國控(北京)售電有限公司,這三家企業是“由于企業自身原因”自愿退出電力市場,公示期為2018年6月13日至2018年6月27日,公示期滿注銷自動生效。 
  記者查詢工商資料后發現,這三家公司都成立于2017年10月12日,注冊資本都為2.01億元,注冊地址也都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區的同一棟樓。雖然冠以“國能”二字,但這三家公司全都由2~3個自然人持股,并未見任何國企持股。 
  同樣巧合的是,2018年4月20日,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石景山分局對這三家公司采取了吊銷營業執照的行政處罰,原因為“提交虛假材料或者采取其他欺詐手段隱瞞重要事實,取得公司登記”。 
  “國家對售電公司的信用要求是極高的。”廣東一家售電公司策劃部總監告訴記者,一些售電企業報出非常優惠的價差吸引用戶,故未履行市場交易合同、惡意串通、操縱市場或變相操縱市場、提供虛假信息都將進入“黑名單”。 
  2018年5月,山東省經信委發文指出,山東要求跨省區交易用戶和售電公司每月參與跨省區交易電量不超過當月實際用電的85%,但是山東彤陽售電、華能山東電力熱力營銷等6家公司均超過了規定比例。相比之下,其他市場主體成交電量嚴重不足。另外,個別售電公司申報電量明顯超過實際需求,北京融和晟源售電公司、乾程電力有限公司、山東安悅節能技術公司等3家售電公司月度申報電量高于實際用電1倍以上。山東經信委稱,年底將對各市場主體申報電量和實際用電的比例進行排序,對虛報比例高于規定比例的排名前列的用戶和售電公司,2019年取消其參與跨省區市場交易資格。 
  售電側改革三年多以來,全國售電公司經過“野蠻生長”之后,正在暴露出越來越多的問題。 
  監管措施難產 
  根據廣東電力交易中心最近一期公布的數據,2018年6月的月度集中電力競價中,統一出清價差為-39.30厘/千瓦時。意味著售電公司每售出一度電,只能獲得0.0393元的收益。 
  而在2016年3~5月廣東的三次月度電力集中交易中,電廠向需求方讓利5.3億元,其中預計有近4.5 億元被售電公司獲得。平均計算,售電公司一度電能獲得0.13元的差價收益。然而隨著售電公司的不斷增多以及市場交易規則的改進,這種輕松賺錢的機會已經一去不返。 
  “我們和客戶簽的合同就是讓利3分錢,再加上偏差考核,現在企業已經開始虧損。”前述深圳售電公司人士稱,6月的競價交易中,有售電公司成交的申報價格已經等于電力供應方報價,這種“零價差”不僅不能帶來利潤,加上運營成本和考核費用,售電公司虧損的幅度更大。 
  長期關注電力改革的北京市鑫諾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展曙光認為,售電公司競爭激烈,給客戶創造的價值有限,企業生存困難,是越來越多售電公司退場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電力交易市場規則設計不完善,交易品種太少。 
  現在,售電公司能夠參與的交易主要有年度長協和月度集中競價交易,這都屬于中長期市場,本質上仍是一種電力計劃交易。而國外成熟電力市場必備的電力現貨仍然缺失。 
  在電力業內,有著“無現貨、不市場”之說,電力現貨被視為價格發現、平衡電量、促進新能源消納的一大工具。 
  現貨市場通常指的是商品即時物理交割的市場。由于電力的特殊物理屬性,電力現貨市場不僅包括了實時電能交易,還有日前、日內交易以及備用、調頻等輔助服務交易。 
  此前,國家發改委確定選擇南方(以廣東起步)、蒙西、浙江、山西、山東、福建、四川、甘肅等8個地區作為第一批試點,要求2018年底前啟動電力現貨市場試運行。 
  “現貨市場機會,也是更大的挑戰。”在展曙光看來,現貨市場對用戶負荷預測、報價策略、風險控制都提出更高的要求,做得好的售電公司將脫穎而出,沒有人才、技術儲備的售電公司將很快倒下。 
  曾鳴也認為,不斷完善市場規則和監管也是售電市場持續健康運營的一大保障,此前一些售電公司不正當競爭、串通報價等違規交易行為也屢屢發生,這也是導致一些獨立售電企業難以生存的原因之一。 
  2015年12月1日,國家能源局公布了《電力市場監管辦法》的征求意見稿,其中稱“加快電力交易相關規則及監管辦法制定是落實電力體制改革配套文件的首要工作”,2017年又發布了修訂后的征求意見稿,但這一文件至今沒有公布。 
  展曙光認為,現在全國運行了三年多的電力市場,由于缺乏統一的監管規則,適用的都是個別省份自行制定的規則,效力等級低、處罰規則難制定,導致執行起來效率不高。 
  隨著電力市場規則和監管的完善,可以預期,全國售電公司的“洗牌”仍將加劇。
诱人的女老板中文字幕_欧美日韩亚洲中字国产_学生真实初次破初视频血